通利带您直击“汽车坟场”见证每一辆爱车生命的终结

汽车,现代文明的标志性产物之一,也是现代人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。时光流转,当一辆崭新的汽车由新变旧,油漆剥落,零件老化,最终走向停止行驶的结局,它们最后的归宿往往就是类似于这样的“汽车坟场”。

所谓的“汽车坟场”,也就是人们通俗认知中的报废汽车回收中心。它们大多远离城区,位于城市的郊区甚至更远的野地里,承载着报废汽车的拆解与处理。

等待报废处理车辆,会按照不同类别分类存放。这家位于郑州郊区的报废汽车回收中心曾经甚至处理过报废的坦克、装甲车等武器装备。图为一批淘汰下来的军用车辆。

车辆报废之前需要车主提供相关证件,经审核通过之后方可办理手续。

报废车辆称重后,会被吊车放置在临时的汽车“停尸场”内,等待下一步拆解。由于近期钢铁行情下滑,报废车回收价格由以前的每吨1000多元跌至现在的每吨350元左右。因此,报废车辆经拆解后再分类二次销售,利润率极低,这也给工厂带来了巨大的经营压力。 

报废车辆种类繁多,除了特种车辆、货车、家用轿车、摩托车等,其中也不乏一些高档的“豪车”。

8月1日起,郑州四环内禁止超标车驶入,这也促使了回收站内超标车“井喷”。三联报废汽车回收中心一年可拆解大概在6、7千辆报废汽车,而近三个月内回收的超标车就已达到了全年的消耗量。

工厂内,师傅正在对车辆进行拆解。因条件有限,目前国内大多报废汽车回收中心都属“暴力破坏性”拆解。

1993年出生的安徽人小刘,已来河南5年。他对车辆拆解已非常熟练,聊天的同时手里的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当问到女朋友时,小刘腼腆一笑,“她在老家,这边活儿比较脏,不让她来。”

由于冬天气温较低,液化气罐被冻上,师傅在旁边生起火堆。

灰尘升腾,满目杂乱,诺大的厂房空地上堆满了各式汽车零部件,寒冷的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柴油、汽油味道。而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的师傅们或开着叉车,或拿着焊枪、切割机,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各自负责的工种。

“这活儿慢慢就熟练了,根据车的复杂程度,有时一天拆俩仨,有时两天拆一辆。计件算工钱,基本上拆一辆车能挣一二百块钱。”李师傅边拆边说。

一辆报废的大客车内,师傅熟练的敲碎了车窗、拆下座椅。十几分钟过后,大巴车内已变得空荡荡。

车辆拆解完毕之后,物料会根据不同的材质进行分类堆放。

来自江苏的马先生做汽车废料回收已经三年,奔波于各地的汽车拆解中心。“这些东西都会再次拆解,回炉重造。”

零部件拆解完毕后,汽车外壳被工人用叉车搁置在巨大的“钢铁钳”中。随着机器的轰鸣声,汽车外壳很快被挤压成了密实紧致的“钢铁块儿”。

这些“钢铁块儿”被堆至厂房外的空地上,等待被回收车辆拉走。

刘大爷自工厂成立之日,就在此工作,主要负责拆分汽车零部件里面的铝。下图为他不停的敲敲打打,从废弃的汽车零部件中拆分出有用的那部分来。

紧邻着这家报废汽车回收中心,一栋小高楼正在施工。据了解,那里将来会成为物流中心,而目前回收中心所使用的这块土地也将在明年的6月份到期,届时工厂面临着搬迁,谋求新的生存土地。

透过新建厂房的窗户望出去,可以看到整个报废汽车回收中心的全貌。雾霾中的钢铁垃圾看起来杂乱不堪,毫无美感而言。但作为现代文明催生的一个服务环节,人们的舒适生活却离不开这样的存在。

处理报废汽车会用到哪些设备?

金属压块机主要是将拆解后的汽车部分零件进行挤压成块,挤压成长方体、圆柱体、八角形体等各种形状的合格炉料。以便于储藏、运输及投炉回收再利用。

金属破碎机主要是将拆解后的汽车皮,汽车驾驶室、汽车保险杠、汽车车厢、汽车侧板,汽车龙骨条等进行破碎加工,用以炼铁、炼钢厂的回收再利用。

金属撕碎机主要拆装换刀容易方便适合撕碎特大、特厚难碎物料.以便于钢厂回收时方便运输、储藏等。

触目惊心的汽车坟场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震撼,近年,河南省“治污降霾 保卫蓝天”计划行动一直在实施,报废车辆却不断增多。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,国家对环境污染治理力度的加大,处理报废汽车必将成为改善环境的重要方向。